收藏

評論(0)

閱讀量(79)

頂( 0

踩( 0

一文讀懂DAO以及Web3治理的挑战

2022-08-19 10:39

Web3 之所以會出現,是因爲中心化機構在管理金融和社會基礎設施時無法保障安全性、公平性和透明性。Web3基於區塊鏈和預言機等信任最小化的分布式網絡建立,利用密碼學、共識協議和機制設計來管理數字化基礎設施,無需信任人類第三方,而是通過技術來實現保障,這就是所謂的“加密事實”。


      一文讀懂DAO以及Web3治理的挑战

加密事實結合了密碼學和基於經濟激勵的去中心化共識,在分布式網絡中達成共識,創建統一的記錄,並以確定性的方式爲應用展开計算。

除了DeFi和NFT以外,信任最小化的數字化基礎架構還實現了一種名爲“DAO”的新型區塊鏈社會模式。在DAO中,各個獨立的實體可以共同治理开源基礎設施,並通過民主的方式共同管理資產。具體而言,就是將所有流程寫入智能合約代碼中,並在區塊鏈上執行。DAO的根本目的是拓展信任最小化的概念,在人類社會中實現集體決策。

本文將以細致入微的視角探討DAO這個話題。文章一开始會科普DAO的基礎知識,然後會深入分析DAO如果要實現長期成功需要擁有哪些優勢以及如何權衡利弊。

DAO基礎知識

要了解DAO的利弊,就必須先給DAO做一個定義,明確DAO的類型以及職責,並梳理各種不同的DAO工具以及治理架構。

DAO是什么?

DAO的全名是“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中文是“去中心化的自治組織”。DAO的主要目的是超越傳統組織形式,以分布式、透明和信任最小化的方式來進行集體決策。簡而言之,DAO是一種新型的組織架構。人們可以獨立驗證組織的運行方式,並基於這樣的共識朝着共同的目標努力。

DAO的獨特之處在於其利用了區塊鏈智能合約,將部分或全部流程寫入合約代碼中,以執行決策並分配所有權。智能合約的出現爲創新奠定了基礎,因爲智能合約可以讓DAO的治理規則完全透明化,而且無法被任何DAO成員或外部方篡改。這是因爲區塊鏈(即智能合約)運行的代碼可以被公开審計,並由去中心化的節點網絡保障安全。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DAO的縮寫中包含autonomous(自治)一詞,但DAO並非完全自治。DAO是由人組成的,因此需要用戶手動操作才能運行,比如用戶需要進行投票、部署代碼並討論提案。之所以會使用“自治”這個詞,是因爲DAO的一些具體功能被寫在了智能合約代碼中,無法被篡改。然而,人們仍需要與智能合約(即:代碼)交互(即:提供輸入),以執行具體的任務(即:輸出結果)。

DAO的種類

雖然DAO目前仍處於發展初期,但大致可以分爲以下六種:

協議DAO——這類DAO負責开發和管理去中心化應用(dApp)或dApp的基礎架構。協議DAO的主要任務是开發开源技術,這點類似於企業或基金會。

  • Tezos 是一條區塊鏈,採用類似DAO的鏈上治理架構,通過代表制投票體系來觸發協議升級,需要絕大多數人投票達成共識才能通過提案。

  • MakerDAO 是一個組織,負責管理去中心化的stablecoin DAI。DAO成員負責爲協議制定參數,比如調整利率、添加/刪除抵押資產以及核心部門團隊入職/離職。

投資DAO——這類DAO負責控制DAO金庫中的資金,並使用這些資金來發起並管理投資。投資DAO的主要目的是爲成員創造利潤,這點與私募基金或對衝基金類似。

  • BitDAO 是一個DAO,BIT通證持有者通過投票決定各種投資策略,並爲DAO金庫實現收益。BitDAO宣稱對Web3項目的投資額超過6.38億美元。

  • MetaCartel Ventures (風投DAO) 是一家營利性DAO,專門投資於早期dApp。其主要目的是以社區爲中心建立會員制,參與機制比傳統的風投基金更加靈活。

事業型DAO——這類DAO負責針對某一事業管理資金和計劃。事業型DAO聚焦在某一領域達成共識,比如慈善、政治以及公用事業,這點與慈善組織、遊說團體和獎金激勵計劃等傳統組織類似。

  • Gitcoin 是一個DAO,用戶在平臺上可以通過二次方投票機制,共同爲以太坊上的公用事業以及其他开源區塊鏈項目募款。

  • Big Green 是一個DAO,爲學校、社區和家庭提供慈善獎金,幫助他們學習如何種植糧食。

社交DAO——這類DAO負責管理一個共享社交空間,共同擁有具有藝術價值的資產,爲成員營造文化並組織活動。社交DAO圍繞娛樂、藝術、遊戲和其他社交領域將社區組織起來,這點類似於現代社交俱樂部。

  • Bored Ape Yacht Club(BAYC) 是限量版的NFT藏品,NFT既代表會員身份,又可以領取特殊福利。

  • Krause House 是一個由籃球迷組成的社交DAO,目標是有朝一日买下一支NBA球隊。Krause House DAO目前已經买下了Big3籃球聯盟的球隊Ball Hogs。

數據DAO——這類DAO負責开發和管理DAO控制的數據。數據DAO旨在將用戶數據聚集在一起,或开發獨特的數據產品賣給第三方用戶,具體應用場景包括开發AI算法或展开市場調研。

  • dClimate 是一個买賣天氣數據、天氣預報和預測模型的市場,用戶可以在其中銷售創新的數據集,機構也可以在其中購买數據。這個DAO會評估發布的數據,以保障數據質量並發放適當的網絡激勵。

  • Delphia 是機器人投資顧問,會支付原生通證購买用戶個人數據。Delphia會將用戶個人數據聚集在一起,並基於數據制定投資策略,用戶可以使用原生通證查看這些投資策略。 

網絡國家由Balaji Srinivasan首次提出,這是一種類似DAO的機制,可以建立擁有法律地位的新社會。Balaji在他的新書“The Network State: How To Start a New Country”中提到:

“網絡國家是一個網絡社會,在道德上創新,擁有國家意識和公認的創始人,有能力开展集體行動,人與人之間和諧相處,發行cryptocurrency,使用社會智能合約來約束基於共識的政府,通過衆籌的方式买下實體領土並形成群島,建立虛擬首都,在鏈上進行人口普查,證明國家人口、收入以及房地產,並因此獲得外交地位。”

DAO的職能

DAO可以履行任何職能,最常見的職能如下:

  • 批準升級至开源協議——比如投票決定是否升級協議的代理智能合約,以支持其他代碼邏輯;或另外發布新版本的協議,並將用戶遷移過去。

  • 調整dApp參數——比如調整去中心化stablecoin的利率,或決定是否在借貸市場中添加新的抵押資產。

  • 提交改進提案並進行討論——比如正式發起提案,改變協議/DAO的具體內容,或在正式投票前對其他提案提出質疑。

  • 將協議控制的資金用於投資或轉到外部账戶——比如將DAO金庫中的獎金發給獲獎者,或決定DAO是否投資限量版NFT。

  • 管理領導層——比如通過投票決定管理者的去留問題,否決領導層的決策,或改變DAO的組織架構。

  • 對在使用協議、dApp或DAO基礎架構過程中產生的分歧進行仲裁——比如決定是否對用戶因意外攻擊或協議漏洞所遭受的損失進行賠償。

  • 決定協議的長期路线圖和最終愿景——比如討論DAO是否要在現有垂直應用場景之上進行擴展,或決定DAO應集成至哪些區塊鏈或Layer 2網絡。

  • 制定協議的價值捕獲機制——比如用戶費提成比例,是否銷毀通證,或DAO成員是否應該得到分紅。

DAO工具

DAO利用一套標準化的工具來運行,通常會組合以下多個工具來建立多層級的DAO架構。

  • 治理通證:這是由DAO發行的通證,爲通證持有者授予特殊的權力。治理通證最大的用途就是投票(如:一個通證=一張選票)

  • 多籤錢包:這是一個智能合約,需要足夠多的預定義地址對一條消息籤名,才能直接對協議進行變更。DAO通常使用多籤技術,基於預定義委員會的鏈下快照,或在緊急情況下作爲安全機制(如:抵御治理攻擊),對協議發起鏈上變更。 

  • 投票合約:這是一個智能合約,負責協調對於某一提案的鏈上通證加權投票。投票結果必須滿足DAO成員或代表預定義的條件(如:66%的人投票通過)以及法定人數(如:2%的通證持有者參與)才能生效。結果會基於多重籤名或作爲可執行代碼提交的提案得到執行,Compound的治理alpha投票合約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 委托制:這個機制允許治理通證持有者將投票權委托給其他人,代表他們投票。

  • 鏈下快照:這是一個鏈下平臺,通過對鏈下消息籤名來進行通證加權投票,並基於鏈上余額和地址的快照來決定投票權。投票結果可以影響DAO的後續發展。這個方法的好處是,DAO成員投票時無需支付鏈上交易費,因此可以激勵社區更多人參與投票。 

  • 論壇:幾乎所有DAO都建立了社交平臺,成員可以聚在一起自由地表達想法並參與討論。最受歡迎的平臺包括Discourse這類專門的治理論壇,以及Discord和Telegram這類社交平臺。

  • 聲譽系統:雖然鏈上聲譽仍處於發展初期,但已經有人开始探索在鏈上建立聲譽系統,將更多投票權分配給經常參與DAO事務或爲DAO提供洞察和價值的成員。有人提出了“靈魂綁定通證”(soulbound tokens)這個想法,爲用戶發放不具有金融屬性的通證,這類通證可以代表用戶的鏈上聲譽,或“靈魂”。

DAO需要自行決定如何將各種不同的工具組合在一起,打造出綜合的治理流程,兼顧DAO成員在效率、成本和信任最小化方面的需求。每個DAO都擁有獨特的理念和價值觀,不同DAO也有不同的目標,因此會選擇不同的方式進行組合。

DAO的治理架構

對於任何DAO來說,達成共識都是最重要也最具挑战的任務之一,因爲達成共識意味着以去中心化的方式做出決策。下文列舉了目前用於達成共識的幾種治理機制,其中結合了上文提到的一些工具。

直接的鏈上民主——指DAO成員直接在鏈上對提案進行投票,提案要通過必須滿足上文提到的條件。大多數採用該模式的DAO都會使用通證加權投票機制,用戶持有的通證數量決定了他的投票權重(通常1個通證=1張選票)。這是DAO最常見也是最簡單的共識達成方式,因爲這種方式的復雜性和成本最低,而且可以抵御女巫攻擊。

直接的鏈下民主——指DAO使用快照在鏈下進行投票,投票要通過必須滿足一定條件。多數採用這種模式的DAO也會使用通證加權投票機制,但需要可信實體通過多重籤名的方式嚴格按照提案來執行鏈上變更。因此,鏈下民主需要一定信任假設,就是多重籤名者會如實按照DAO投票結果的快照來投票。

代表制民主——指DAO委托代表在鏈上投票,以通過DAO的提案。代表通常由DAO選出,並可能會參考鏈下快照來了解社區民意。DAO可能還會設置某種機制,當代表的投票結果嚴重偏離社區民意時對結果進行否決或變更。

二次方民主——指基於二次方投票的治理架構,公式如下:投票者的成本=(投票數量)^2。比如,對某一提案投一票需要花費一個治理通證,但如果要投五票就需要25個治理通證。二次方投票可以防止DAO的投票結果被少數巨鯨控制。多數成員的共同投票結果將擁有同等或甚至更大的效力。然而,要真正執行二次方投票,需要建立抗女巫攻擊機制,以防止欺詐行爲或將通證分散在不同錢包裏。

D3LAB 正專門爲DAO开發一種新型的抗女巫攻擊二次方投票機制,名爲”概率二次方投票”(Probabilistic Quadrating Voting,縮寫爲PQV)。D3LAB獲得了Chainlink獎金, 以進一步推動开發工作。


      一文讀懂DAO以及Web3治理的挑战

Vitalik Buterin分享的圖中展示了“一個通證一票”、“二次方投票”以及“一人一票”所產生的不同效果。

另外,還有許多去中心化加密社區圍繞通證所有權組織起來,但嚴格來說都不算是DAO,不過這類社區不在本文的討論範疇內。這些社區通常擁有更加傳統的組織架構,比如通過軟件开發公司或开源基金會來貢獻並維護協議。然而,這些實體立足於區塊鏈技術,由此可以更高效地協調激勵並實現透明性。

DAO的優勢

DAO必須要有足夠大的規模並且經受實战檢驗才能證明其是否具有長期價值。下面列舉了DAO的部分潛在價值:

透明

DAO的規則(开源代碼)以及DAO成員的活動(鏈上操作和論壇發帖)通常都是公开的,任何人都可以查看並審計,因此可以充分知曉決策流程以及各成員的投票權分布模式。這與傳統組織形成了鮮明對比。傳統組織通常缺乏透明性,用戶不得不盲目相信組織會完整、準確地記錄決策流程,並且記錄不會被篡改。

民主

DAO中任何成員都可以提交提案、對別人的提案發起挑战或進行投票。因此DAO的決策機制更加民主,成員可以共同影響DAO的發展方向。這點不同於等級分明的傳統組織,其中CEO、所有者或董事會擁有特權,可以單邊執行多數決策,而其他利益相關方幾乎沒有渠道發表意見。

信任最小化

DAO的結構、共識機制以及落地執行機制都被寫入了开源智能合約中,而智能合約被部署在了公鏈上,因此一旦達成共識,任何一方或小團體都無法篡改治理流程。而傳統組織則並非如此。傳統組織中的管理流程通常由中心化的實體負責展开,流程的規則往往復雜且不透明,有時甚至基於私下的法律合約,不僅仲裁起來勞民傷財,而且執行起來也很慢,難以保障確定性。

包容

世界上任何一個人只要連上互聯網,都可以參與DAO,而且不需要透露全部身份信息。這樣可以消除潛在的性別、種族、社會經濟地位、性取向以及國籍等身份歧視。這點也與傳統組織形成了鮮明對比。傳統組織內的成員都公开了個人身份,因此很難建立更純粹的英才制。

DAO的利弊權衡

與其單純討論DAO的弊端,更有意義的做法是探討DAO在不同方面需要做出的利弊權衡。這些權衡利弊的方法不分對錯,但卻各有優缺點。每個DAO都需要根據自身需求來做出判斷和取舍。有意思的是,幾乎所有傳統的治理架構都面臨同樣的利弊權衡,而DAO也不例外。

早期成員 VS 後期成員

DAO可能在最初或最終會被少數巨鯨控制,特別是採用了通證加權投票機制的DAO。這是因爲DAO的創始人或早期投資者往往會分得更高比例的治理通證。

這不僅導致了中心化問題,而且還引出了一個更復雜的問題,那就是創始人和早期投資者創建了DAO,並爲DAO的發展投入了最多的時間和資源,因此是否應該擁有最大的投票權和影響力?如果是的話,什么比例是合理的?這裏要解決的難題是,後期加入的社區成員的聲音可能會被少數成員淹沒,導致他們的參與無法貢獻什么價值。

從根本上來說,這裏的矛盾是,如何獎勵並賦能早期參與者,因爲他們承擔了更大的風險並且提供了更多資源;但同時又不限制後來加入的成員向上走並發出聲音。這與傳統的社會體制完全一樣。既要激勵早期參與者,又要維持一定的上升通道。

去中心化 VS 效率

DAO要維持信任最小化,就必須建立權力制衡機制,避免操之過急地做出不理性且沒有得到社區支持的決定。另外,這樣做還可以避免DAO遭受治理攻擊和外部滲透攻擊。權力制衡是現代民主體制中的關鍵機制,可以避免權力過度集中,並明確定義每個部門的職責。

而去中心化的弊端是效率低下,導致DAO無法按時執行任務。比如無法抓住眼下的盈利機會或快速修復意外漏洞。由於DAO缺乏敏捷性,而且多層決策機制會消耗大量時間和資源,因此很難與等級嚴明的中心化組織展开競爭,特別是在日新月異的开源技術領域尤爲如此。

這裏的矛盾在於如何維持信任最小化的核心價值——這對DAO來說非常寶貴;同時又提高決策效率,消除冗長的決策流程。這就引出了一個更大的問題,那就是協議是否能從傳統的中心化治理架構過渡至更加去中心化的DAO架構。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需要多久才能完成過渡?在這過程中需要重點關注哪些因素?其實政府也面臨着同樣的挑战,一方面要保護基本人權和法律,另一方面又要足夠靈活,守住發展的勝利果實並快速擊退新出現的威脅。

穩定 VS 增長

說到去中心化的信任最小化技術,一些人首先想到的是“沒有治理就是最好的治理”。這是因爲人類歷史上確實很少有公平、安全和穩定的治理體系,因此任何治理模式都會從內外部滋生腐敗。這個說法確實有一定道理,但事實是,幾乎所有社會體制本質上都是動態發展的,因此會不斷迭代,以滿足社會成員的需要。

DAO的挑战是平衡兩個矛盾,一個是將重點放在固化協議的底層規則並同時逐步消除DAO職能;另一個是持續發展協議並保持靈活性,而這通常需要擴展DAO的應用場景。這是目前許多DAO所面臨的困境,DAO成員因爲對DAO的最終愿景產生分歧而陷入了無休止的內部爭論。通常爭論分爲兩派,一派希望嚴格遵循協議最初的愿景,而另一派希望擴展協議最初的應用場景,以覆蓋更大的市場。

這裏的矛盾在於,既要有清晰的愿景作爲DAO發展的基礎,又要有靈活的架構,可以不斷改進,以滿足DAO成員新的需求。這個問題其實在人類歷史上也十分常見。隨着人口結構和歷史背景的改變,人們對於社會共同愿景或者未來發展方向可能會產生截然不同的觀點。

無領導 VS 有領導

許多人認爲DAO應該是沒有領導的,這可能跟去中心化提倡的理念有關。沒有領導的社會可能在某些情況下是行得通的,但縱觀歷史,缺乏強大領導力的社會往往運行效率不如那些有明確領導者的社會。一個社會如果沒有領導者,就可能出現“公地悲劇”(tragedy of the commons)。這個現象指由於沒人出來承擔管理職責,導致共同利益被忽視。這樣的社會還會出現權力真空,由於沒有掌權者,會導致內部各派系發生衝突,填補權力真空。除此之外,這樣的社會還缺乏遠見和定力,無法真正實現復雜的愿景,因此最終會陷入停滯。

而有領導者的弊端是一旦他們擁有太多權力,就有可能作惡,而這將抵消去中心化自治組織最大的優勢。因此,一些DAO已經开始探索代表制。比如Synthetix建立了斯巴達理事會(The Spartan Council),這是一個由DAO選出的七人團體,對用戶提交的改進提案做出決策。Synthetix會抓取鏈下投票快照,提交給斯巴達理事會,並通過這種方式在投票前試探Synthetix通證持有者社區對提案的態度。

這裏的矛盾是既要提供足夠的激勵和自治權,以吸引、賦能並保護有遠見的優秀領導者;又要限制其權力無序擴張,以免他們的行爲偏離DAO的共識。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平衡,因爲好的政府領導者建立了人類歷史上最美好的社會,而壞的政府領導者也制造出了人類歷史上最慘不忍睹的社會。

短期 VS 長期

DAO面臨的另一個主要挑战就是如何平衡DAO成員的需求和關切。比如,一些DAO成員最關注的是短期增長,比如如何捕獲更多價值或吸引更多遊資,即便犧牲DAO金庫的長期靈活性也在所不惜。另一些DAO成員則更關心如何真正推動應用並在長期實現可持續發展,而這些目標往往在中短期無法使DAO成員獲益。

這個矛盾與上文提到的“有領導VS無領導”和“早期VS後期成員”這兩個矛盾交織在一起。DAO的領導者通常都是元老級成員或創始人。因此,他們可能已經在前期賺得盆滿鉢滿了,而且DAO的可持續發展更牽動他們的自身利益(經濟利益和聲譽),因此他們自然會更關注DAO的長遠發展。而新成員通常與DAO的利益瓜葛不深,因此會更關注短期利益,如果過了一段時間愿望沒有達成,他們可能就會離开。

這裏的矛盾在於,既要理性處理不同DAO成員的關切,不能所有需求都同時滿足,並堅持長期規劃,最終取得成功;又要照顧到DAO成員合理的關切。傳統治理機制在推出重大政策變更的時候往往會面臨同樣的矛盾。一方面,它們需要接受一些公民可能會對政策轉向產生不滿情緒;但另一方面,如果不能獲得足夠多的支持或政策落地無法達到切實的效果,那么政策變更也無法獲得足夠的動力去真正落實並產生影響。

專業人才 VS 非專業人才

區塊鏈技術是DAO的核心價值主張。然而只有少數人能完全理解DAO底層的智能合約及其所在的區塊鏈。另外,還要考慮各種法律和商業因素,以針對DAO的提案做出理性判斷,比如投資新業務。這就需要有專長的DAO成員——通常是开發者、律師、各領域專家和創始人,在DAO投票之前具體解析提案。

這裏存在一個挑战,那就是如果沒有這些有經驗的成員提供幫助,大多數DAO成員都無法正確權衡利弊。比如,DAO需要有經驗的成員來解釋復雜的技術術語,並具體分析法律和經濟領域的問題。由於這些成員非常重要,因此問題就變成了:他們應不應該在投票中獲得更大的權重?或者DAO是否至少應該獎勵這些成員?

這裏的矛盾在於,DAO既需要激勵有經驗的成員維持活躍度和貢獻;又不能過度依賴或過度授權這些成員,以免打擊其他成員參與的積極性。政府也會面臨同樣的問題。政府既要在一些情況下依靠專家幫忙,又不能在這個過程中無視其他公民或專家的不同意見。

無利益關系 VS 超級金融化

所有DAO都必須設置適當的準入門檻,否則就容易遭受女巫攻擊,而且就連在DAO中沒有任何歷史記錄或金融質押物的人都可能操縱決策結果。大多數DAO都設置了一定參與門檻,比如必須持有DAO的原生治理通證。

但這裏存在一個問題,那就是有人可能會持有很高份額的治理通證,或甚至會暫時借入治理通證,從而影響治理投票結果,並對DAO發起所謂的“治理攻擊”。這裏的矛盾在於,DAO既需要設置一定的準入門檻,以抵御女巫攻擊,又不能完全基於金融資本建立組織架構。如果DAO不設置非金融的準入門檻,就很有可能面臨超級金融化的問題,即:所有決策都與財力直接掛鉤。索性,以太坊聯合創始人Vitalik Buterin等衆多頂尖人才目前正在探索這個領域。Vitalik在名爲“Decentralized Society: Finding Web’s Soul”的論文中提出創建靈魂綁定通證,通過非金融的方式來獎勵鏈上用戶。

這裏的矛盾在於,既要保證DAO成員以某種形式質押資產或聲譽,又要避免DAO出現超級金融化問題。如今的社會也面臨同樣的問題,金融資本在集體決策中的影響力過大。

DAO的未來發展

最終,DAO只是一個創新的工具,可以用來設計信任最小化的社會體制。然而,DAO並非萬靈藥,無法解決數千年以來社會中存在的所有治理問題。

事實上,並不存在完美的治理機制。但是,Web3讓建造者有能力嘗試更加靈活的治理機制,並讓用戶有機會影響治理機制的底層協議,使其更接近自己的價值觀和信仰。一些人會傾向於“無爲而治”,而另一些人則認爲復雜的系統需要更多人爲幹預來治理。這兩種觀點都無可厚非。隨着時間推移,一些DAO最終會失敗並被淘汰,而另一些DAO則會成功並蓬勃發展,這將改變人們的一些看法。

這是一個非常令人激動的領域,但目前仍處於發展初期。沒人知道DAO未來會如何發展,因此Web3的建造者們也不用急着去發布DAO。我們希望通過不斷的探索和實踐,能夠創造出各種不同的DAO設計模式,並反映出不同的價值觀。與此同時,這些不同的DAO設計模式都旨在提升治理透明度和信任最小化,並保持足夠的靈活性,能夠與Web2系統一較高下。

評論列表

評論

分享到微信

掃描下方二維碼

登錄

忘記密碼?

尚無账號?立即注冊

注冊

獲取驗證碼
已有账號?

密碼找回

獲取驗證碼
已有账號?